夔州汤圆店老板

<0)))>=<<其实我没想好怎样换回魂魄。

(`・ω・´)普通的思追,我们普通的画!不知道各位看到的和我看到的一不一样,电脑有些色差。

晓薛,忘羡,换妻梗再+4接

云深不知处傍晚。

思追和景仪刚吃完饭,路过蓝忘机住处,看到“魏无羡”抱着枕头被褥从蓝忘机房里出来,优哉游哉的哼着小调,踹开了另一间屋子,进去了。

蓝思追和蓝景仪(*゚ロ゚):“???”

他们偷偷躲到一旁,景仪的嘴巴已经大的可以塞下一个鸡蛋了。

蓝景仪(*゚ロ゚):“嗷~不会吧!魏前辈和蓝忘机师兄竟然分!房!睡!?”

蓝思追沉吟道“难道是我们看错了?那并不是魏前辈。。。”

“怎么可能!那绝对是魏前辈啊!!”蓝景仪揉着自己的眼睛反咄道。

“啪!”的一声,刚才“魏无羡”进去的房门又打开了,先露出来的是一只脚,然后是魏无羡的头。

“嘤嘤嘤嘤!那绝对是他们吵架了!要不然魏无羡也不会用脚踢门啊!”蓝景仪小声道。(蓝家小花表示:从来没见过这样踹门的魏无羡!(*゚ロ゚))

“也许。。。可能。。”蓝思追扶着下巴道。

这边两朵小花还在暗中观察,那边“魏无羡”就大喇喇的迈腿朝着他们过来,薛洋感觉敏锐,早就发现了门口的两位,他晚上也没吃多少,肚子饿到不行,想着去蓝家厨房去逛逛,但是又不认识路,想着正好可以问问这两人!

蓝思追拉着蓝景仪刚想跑,这边薛洋就一把拦住他们,堵了他们回去的路,蓝思追问道:“魏。。魏前辈,有什么事吗?”

“没什么大事,就是问问你们厨房在哪儿?”薛洋道。

“可是不是刚用过晚膳吗?”蓝景仪道。

“你们做饭太难吃了,老子要自己去找找有什么点心可以吃的!”

蓝景仪和蓝思追: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“快点!带老子去!信不信老子一记。。。嗯?”降灾?薛洋摸摸腰部,奥!差点忘了,降灾在义城,今天上午蓝忘机把他能用的武器都收走了!可恶!

“???”蓝景仪和蓝思追。

“你们等着!”说着,薛洋就跑到一旁树丛里捡了一根树枝,两位蓝家小朋友看着他走来走去,又拿着一根破树枝指着他们,蓝思追表示:魏前辈难道是在威胁我们吗?( ・´ω`・ )噗!

“魏前辈!你就别拿我们开玩笑啦!你又不是不知道厨房的路!你自己去不就得啦!”蓝景仪一脸无奈的握住前面那根树枝,想着今天魏前辈是怎么了!?吃错药了吗?

刚想一手拔了这树枝,发现竟然拔不出来!抬头看到“魏无羡”一脸邪气,勾着嘴角看他,蓝景仪倒也不怕,一把抱住魏无羡就是蹭!

“魏前辈~”(◍´꒳`◍)蓝景仪亲热的叫到,一边扑住魏无羡就是一个劲的蹭!

“哇哇哇哇!怎么回事。。Σ(゜ロ゜;)。”薛洋惊讶道。

就在这时,蓝思追一个飞扑,“魏~前·~辈~呵呵哈哈哈~要~抱~抱~ヾ(◍°∇°◍)ノ゙”

薛洋此刻内心是奔溃的。。为什么会变成酱紫啊!!!

大结局!感谢大家!88!

才怪。

٩(๑❛ᴗ❛๑)۶每次看到太太们更文还开车,我差不多都是这两个表情

晓薛,忘羡换“妻”梗再再再接!

“魏无羡?魏师侄?怎么会?”晓星尘还是一脸不相信。

魏无羡明白他的感受,拉着他细细说来与他听,原来魏无羡原先修习鬼道之时,他也在书中看过这一例,当初他和薛洋为晓星尘拼补魂魄的时候,各自祭出自己的一丝魂魄让万鬼帮忙找齐晓星尘的魂魄,修习鬼道之人无数,但是无疑只有夷陵老祖的魂魄和天才鬼道师薛洋的魂魄最佳,当初献祭魂魄补齐晓星尘魂魄之后,有一刻,万鬼难以控制,但幸好蓝忘机出手才阻止了场面的恶化,但是被恶鬼撕咬下来的其中一丝,进入对方身体里毫无察觉,也导致今天的局面。

魏无羡说完,晓星尘一脸愧疚,又站了起来朝着魏无羡一鞠躬说“师侄献祭补魂之恩,星尘没齿难忘,他日有我帮忙的时候,我定顶鼎力相助!”

魏无羡连忙扶起晓星尘说“小师叔不必如此多礼。做师侄理应为您尽力。”

(榨干我的脑,,,)

“那这魂如何才能换回来?”晓星尘问。

“这个我自然是有办法,过几日我们且先去云深不知处与蓝湛回合,我先飞书一封于他!”魏无羡胸有成竹道。

“那我们立刻就动身吧?”晓星尘说。

“嘿嘿~小师叔何必着急呢~我们明日在去吧?今日何不带我去观赏观赏义城风光?”魏无羡笑道。

晓星尘也是无奈,但是看魏无羡心有成竹的样子,看来换魂一事理应不难,自己也不必太着急,反而失了方寸。

叹了口气,脸又重新挂起微笑,朝魏无羡的方向做了个请的姿势,魏无羡也不客气的负着手一脸笑吟吟的出去了。

魏无羡这一日过得是无比充实自由,不像在云深不知处,处处受三千多条管制,虽然一直有蓝忘机护着,但是行事难免还是有点伸张不开手脚。

这一日他是跟着晓星尘到街上到处逛,一会尝尝这个好吃的,一会玩玩那个好玩的,当初义城的灰暗和阴霾已经消散,就像薛洋和道长如今相亲相爱,抛弃恩怨,倒也不失为一件幸事,虽然情路坎坷,他们走过月老牵的线路沾染了很多黑暗的东西,但是最终还是在一起了。(莫名的想哭,,)

及时放下屠刀,便可立地成佛。逝去的人再也回不来了,活着的人不应该尝试改变因果吗?(迷。。。)


(我感觉自己好短小,,,唉,,我现在不敢确定自己能写多少了,反正每天都会写,写他们换魂的原因时,是献祭魂魄,感觉有点不忍心啊,不知道会不会撞到一样的)


晓薛,忘羡,换妻梗再再次接上(〃'▽'〃)

且说到晓星尘这边,确实是魏无羡换魂于薛洋身体上。同样是在床上醒的,夷陵老祖就相对比较淡定,晓星尘就急了。

晓星尘那天好不容易舍了温暖的被窝和薛洋的柔软怀抱,赶早的去集市买菜,顺便去了趟薛洋最喜欢的糖果铺子买了糖,火急火燎的想回去温存一下,至少要见到(假装眼睛好了ヾ(◍°∇°◍)ノ゙)自己家亲爱的阿洋醒来时那猫咪般可爱迷蒙的样子,啊~我的阿洋!(道长捂住血流不止的鼻子)

可是他等来的不是如猫咪般可爱的薛洋,而是是魏无羡这只机灵的兔子。。。

“小师叔?你回来啦?”魏无羡裹着被子看着他。

晓星尘说:“阿洋,你叫我什么?”

魏无羡突然想搞恶作剧,赶紧改口学着薛洋的语气,软软的叫了句“道长~”

晓星尘也没太在意刚才他的话,见他已醒,凑到床边一把抱住裹成一团“薛洋”,魏无羡也没拒绝,靠着晓星尘的胸口,娇滴滴的唤了声道长,这一声道长把晓星尘的鸡皮疙瘩从头到脚一溜翻了个遍!心里早已软成一滩春泥,恨不得一大早就把薛洋再扑倒一遍,可是昨夜已经够折腾了,他不忍他受苦,所以还是强忍住冲动了。

(蓝忘机听了想打人,薛洋表示再加我一个!!)

晓星尘刚想着要在薛洋的脸上“啵”一口,但是被“薛洋”用双手夹着挡住了,“薛洋”笑嘻嘻的说道:“道长~我饿了!”于是,晓星尘就颠颠的跑进厨房去做早饭了。魏无羡总算逃过一劫,心里松了口气,心想着要是被蓝二哥哥知道,那可不是“天天”能解决的事。

要知道当初答应薛洋帮他补齐晓星尘魂魄,蓝湛已经不满。要是知道他和小师叔“外遇”,蓝湛可能会飞奔过来把小师叔的魂再打碎。((〃'▽'〃)迷。。。)

最终魏无羡决定还是饭后告诉晓星尘他不是薛洋的事,免得事情变得更糟。

饭后

“你不是阿洋?”晓星尘一脸不可思议,说来他也不相信啊!昨儿还好好的,是不是薛洋累糊涂了?

“阿洋啊,我。。我以后不会再如此折腾你了,要不你躺下休息会?”说着又摸了摸“薛洋”的头,有些担忧的说道。

魏无羡哈哈哈大笑道,“小师叔哈哈哈!我真不是你的阿洋!我是魏无羡啊!”小师叔这样还真是有趣,看他对薛洋的样子,看来两人平日里也是蛮恩爱的。


(困。。明早再写吧)



晓薛

换妻梗差不多后,决定试着开一下车(可能大概),大概是儿童车吧……(因为我是肉食主主义者。昨天家里突然断网更不了了,晚上多写点。(。・ω・。)ノ♡蟹蟹你们,笔芯)

晓薛,忘羡,换妻梗哈哈哈哈哈哈嗝!再次接上

“你在干什么?”一道清冷的声音从薛洋头上直接劈下来,吓得薛洋冷汗直冒。

“额。。。”薛洋还在犹豫之处,一道白光闪过他一侧,蓝忘机一把剑直接架在他脖子上,剑身清晰的照映着他的脸,此时薛洋一动不敢动,回忆起先前义庄与他大战时差点命丧于他手,身体还是抖了一抖。

但又想到这身体是魏无羡的,谅他也不敢对自己怎么样,于是转过身来又是笑嘻嘻的说道“呵呵`~看你紧张的,我只不过是看看你们的书。。”说着把手里的小黄书捏起来晃了晃。

蓝湛也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,一会儿便收了剑,说了句“灵魂互换回来的方法,已经找到了,你明日就随我去找他。”

啊!这么快!不过也好,不用整天天面对着你这张丧妻似的脸。啊~好想念道长嗷~想吃糖~

中午,蓝忘机和薛洋一齐吃饭,喝了一口汤他就再也没碰过那口碗。等蓝忘机慢悠悠的用完了餐,他们又探讨了一下关于“魂魄互换”的细节,原来,那天义庄为晓星尘补齐魂魄(迷。。)他和魏婴的魂魄都各自有些被消损,有几丝进入对方身体里,是这几丝魂魄对自身魂魄的召唤才导致如今魂魄短暂的互换。

小剧场:

蓝湛:。。。。(꒪⌓꒪)(面无表情的背后透露着你快走!我要我的魏婴!)

薛洋:呸呸呸!这汤是给人喝的嘛??(╯°Д°)╯

(我这段写了一上午。。期间不仅在看动漫还在看漫画。。饿了,先去吃午饭,下午继续写嘿嘿嘿~( ̄▽ ̄)~*)

晓薛,忘羡,换妻梗接上

“我说,魏无羡他也不一定是和我交换了魂魄,,你说他的魂魄要进了个老头或者老太太身体里,再不然进了个丑人的身体里,你还会和他好吗?”薛洋此时躺在藏书阁的地上,头下靠着坐垫,漫不经心的说到,此时他刚和蓝湛一块儿吃了早饭,跟着他到藏书阁里研究魂魄相换的真相,蓝家书阁藏书众多,薛洋第一次走进来以是惊叹连连,忍不住夸这藏书多的不行,蓝忘机倒是一早下来什么表情都没有,只是闷声进去就找了最里面的一则高大的书架,从里面翻出来本没名字的书,皮是白色的,但是好像年岁有点久,发黄了,坐在薛洋一旁认真仔细的看起来,听到他这么一说,眉头一皱,声音清冷的说了句“你别坐在这儿。。”

“老子就要坐这儿你能打老子!”薛洋也不气,随口就回了一句,还从胸口的衣服里掏出一把镜子,左左右右的照着自己的脸(其实是魏无羡的脸)

嘴里还说“啧啧啧,夷陵老祖这脸保养的还不错啊!你看看这嫩的~虽然比小爷差点,不过要是一辈子换不回来也不亏哈!”

蓝忘机:“。。。。。”

薛洋照着镜子又发现脖子上有些发红的印记,连忙拉拉衣服,一个鲤鱼打挺的站起来,手又不自主的扶着腰,说:“哎!老子出去赛泼尿,你自己先。。。恩?”头指了指他手里的白皮书,又颠颠的跑出藏书阁,留下蓝湛一人握着白皮书,蓝湛心里想“天天对腰果然不好吗。。看来以后对魏婴要节制些。。。”魏婴:感动到哭。。。

薛洋跑出藏书阁,确实是去赛泼尿,但是他就在刚才有了个新目标,难得他顶了魏婴这身体,当然是要去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啦!!!(义城走尸团为薛洋打call!我们的目标是:搞事!搞事!搞事!)

薛洋跑到蓝湛和魏无羡屋里,开始翻箱倒柜。你问他在做什么?当然还用问!难得来一趟,自然是要查查看夷陵老祖有没有什么宝贝啦!什么练超级凶尸的手稿啊!还有其他灵丹妙药!

“哎呀?怎么都没有啊?”他在床上翻了个遍,把床板都掀起来看过了,又“吧唧吧唧”跑到书柜桌椅等地去找,找是找到了一些东西,呵呵。。书柜里翻出几本小黄书不算,衣柜格子里就是一堆扎好整齐排放的抹额。。

“哎我去!这夷陵老祖每天在干嘛啊?不务正业!屁个宝贝都没有。。”

于是,又抬手把书柜里的小黄书拿下来细细品味起来,不时还点点头,别说这小黄书一看就不是什么普通的小黄书,你看着画工,这纸业摸起来,那叫一个舒适,翻会头页,只见底下还有一“聂”字,字迹俊秀。

要说这里的宝贝估计就只有它了。

正在他细细品读的时候,头顶传来一声清冷的声音“你在做什么!”

待续。。。


换“妻”梗,自己先写写看

清晨,义庄和云深不知处又迎来了一个美好的一天。

“唔。。。”薛洋躺在床上往后边翻了个身,随手就圈住旁边的人一个劲的往他身上蹭,嘴里糯糯的念叨着“道长~”被他抱住的人身体明显一抖。

空气突然有种诡异的味道。。

“恩???”薛洋突然放开手,而与此同时被他抱住的那人也忽的翻身下床,只听那人开口道“魏婴?!”薛洋此刻是懵的,“魏婴?”嗷嗷嗷!薛洋想着,就说怎么刚才抱的时候手感有些不一样,原来果然不是道长!等等,他昨晚儿可是在义庄,怎么一大早的跑到这儿来了?

“魏婴?夷陵老祖?哎,我说你不是他相好吗?”薛洋说着,看着眼前的人,原来此人正是蓝忘机,“你怎么不陪你相好,还把我拐到床上来了?”薛洋说的邪里邪气,挑着眉看着蓝湛。

“你。。。不是魏婴?”不过薛洋这邪气的样和魏无羡有点相似,再加上他顶的是魏婴的皮,别说还真有点难辨真假。连蓝湛都不肯定,魏婴这小子是不是又在逗他玩,或者这人真不是魏婴。。

“哎!我说我不是魏无羡!我是薛洋!”薛洋澄清道。

“他呢?”蓝忘机问道。

“我怎么知道。。我一大早起来就发现你在我旁边了啊!不是你拐我过来的吗?”薛洋也不客气,发现自己好像没穿衣服,一把就拿起一旁被冷落的被子,在床上裹成一坨。

“。。。。。”蓝湛一脸沉思。

“哎呦,我的腰。。嘶~”床上的薛洋刚才不小心伸了会腰就带着一阵阵的疼,这种感受他深有体会,他和道长一夜过后也会腰酸背疼,不过,这痛感有与之前有些不同。(薛洋表示这不是我所熟悉的痛感!!)

蓝湛被他的抽气声拉回神,眼神有些深沉下来,耳朵却有些红,薛洋是没注意这些,只是见他开口道“你们可能魂魄交换了。。”

“啊?那还有办法换回来吗?”这时薛洋可坐不住了,他担心要是一辈子换不回来,那该多尴尬啊。。待续(我这渣文笔,也就不占tag了)


小剧场:

蓝湛:你真的不是魏婴?

薛洋:真的!如假包换你薛爷爷在此!( • ̀ω•́ )✧

蓝湛:天天。。?

薛洋:???

蓝湛:好吧,你不是。。